一路繁花相送

15岁,辛辰看着路非,眼睛亮如星辰,爱娇地对他说:“反正你的第 一个吻归我了。”
17岁,辛辰望向路非,没有血色的面孔衬得眼睛愈显幽深,“我不稀罕当任何人的责任。”
25岁,辛辰迎向路非,眼神平静,语态平和不带任何色彩,“我没权利在说了不用再见后,又去任性地当别人生活中的不速之客。”
从她第 一次吻上他的唇,流年偷换,物是人非,一切都已不复当初。
他完全不曾想到,这一别就是七年。那个有些不羁的任性少女如今已经学会了与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如意和平相处,只有他知道这个过程有多艰难。
繁花消逝,少年会老,爱却不会。
没有一个回忆应该永远盘桓不去,只是除了她……
你爱得肆意勇敢,我学着哭笑随行。
相恋直到白头,一路繁花相送。